于文靜——此生愿做向陽花

  姥姥去世,你為4個“妹妹”扛起養育重任;

  軍旅轉身,你歷經6個崗位,一步一個腳??;

  志愿服務,你讓心智障礙兒童有了愛的港灣。

  你是在押人員的“心理解壓師”,你是首都大門的忠誠守護者,你是孩子們的“甜心大姐姐”。

  無論是在公安戰線的奮斗與堅守,

  還是公益事業中的奉獻與付出,你愛心不變、忠誠依舊。

部內11.jpg

  于文靜參加“閃亮的名字”2021年度最美退役軍人發布儀式。曹舒昊 攝 

  站在全國“最美退役軍人”發布儀式的舞臺上,面對央視的鏡頭,于文靜雙眼一直噙著淚水。

  這不是她第一次面對央視鏡頭,但心中的激動與感慨依然讓她幾度哽咽。

  她強壓住內心的情感,即便是哽咽也始終伴著笑容。沒人能從這復雜的表情中,讀懂她內心的世界,就像沒有人能從文字和鏡頭里,真正明白她20多年來經歷了什么一樣。

  姥姥去世,她為四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妹妹,扛起了養育的責任

  于文靜有四個妹妹,都是姥姥從外面撿回來的棄嬰。2003年,姥姥去世的噩耗傳來,她整個人都蒙了。于文靜從小跟姥姥最親,她知道姥姥撫養四個妹妹所經歷的艱辛,姥姥一下子沒了,四個妹妹怎么辦?

  當時四個妹妹中年齡最大的16歲,最小的13歲。姥姥的離世對于這些年幼的妹妹來說,天再一次塌了。那時的于文靜正在火箭軍某部服役,如何安頓四個妹妹成了于文靜面對的最大難題。

  或許是軍營淬煉的性格使然,于文靜毅然決然接過姥姥留下的重擔,照顧這四個與自己沒有血緣關系的妹妹。這讓原本家庭條件就不好的于文靜倍感壓力,在最艱難的時候,她想到了結婚。

  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恰在此時,于文靜遇到了一個樸實憨厚、愿意為她遮風避雨的男人。

  談到這個男人,于文靜有些害羞起來,低下頭用手揉著眼睛,再抬頭時,臉上已綻放出滿滿的幸福。

  “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日子剛有些起色,已晉升為少校的于文靜接到了轉業命令,軍旅生涯就此畫上了句號。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于文靜陷入了迷茫。最終,她選擇了當年所有安置崗位中最辛苦的公安系統。她覺得自己潑辣、皮實、不怕吃苦,這個行業應該適合自己。

  她把過往的一切打包,唯獨把軍人本色帶到了警營。

  進入警營,于文靜的第一個崗位是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看守所當看守員。這個工作看起來簡單,實則枯燥中夾雜著繁瑣,加上每天要面對形形色色的在押人員,于文靜的心情落到了谷底,有一段時間她甚至懷疑自己患上了心理疾病。

  家人勸她換個崗位,于文靜拒絕了。她不想剛進入社會就當逃兵,她想起了在部隊時戰友們常說的那句話: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于是,她開始自修心理學,邊學習邊調整自己的心理狀態。都說醫者難自醫,于文靜不僅把自己的心理狀態調整好了,還通過了國家心理咨詢師考試。

  之后,她便用所學的心理學知識,開導那些心理上有包袱的在押人員。漸漸地,她贏得了在押人員的信任,成為看守所里的“心理解壓師”。不少在押人員離開看守所后,還會給于文靜寫信,感謝她在自己人生最低谷時給予的溫暖和指引。

  “革命戰士是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

  2010年,一紙調令將于文靜調離看守所看守員崗位,從此于文靜開啟“革命戰士是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的模式。截至目前,11年時間,于文靜換了5個工作崗位。

  于文靜在白廟北公安檢查站任政委期間,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素有“首都東大門”之稱的白廟北公安檢查站成為護衛首都的第一道屏障,于文靜感到自己肩上重有萬鈞。

  她忙里忙外,不僅要統籌協調、合理分配安全防疫物資,將戰友們的保障工作做細做精,還要在執勤一線上崗執勤。那個冬天,于文靜從108斤瘦到90斤,戰友們心疼不已,她卻笑著打趣:“體重不過百是我多年沒有實現的愿望,現在因為疫情實現了?!?/p>

  據統計,從疫情暴發到調離檢查站,8個多月時間,于文靜帶領全站工作人員累計核查594萬輛車次,核錄人員476萬人次,查控各類違法犯罪嫌疑人207人,牢牢守住了首都“東大門”。

  為了方便群眾,于文靜在疫情防線不失守的情況下,開通潮汐式公交快速通道,使公交車與社會車輛分離,群眾進京等候安檢時間縮短到不足十分鐘,受到廣泛贊譽,大家都說她敢擔當、有魄力,不愧是從軍營里出來的“鐵娘子”。

  其實,文靜本弱,遇難則剛。2020年5月25日,早高峰時段,一名孕婦駕車通過白廟北公安檢查站時,突然感到陣痛,無法繼續駕駛車輛,于文靜絲毫沒有猶豫,當即駕駛車輛將孕婦送到醫院,聽到嬰兒清脆的啼哭聲,于文靜悄然離開。

  2020年8月,又是一紙調令,于文靜離開檢查站,來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潞源派出所任政委。短短一年時間,她結合工作實際,總結的“三二三”和“五爭五創”工作法,在全市公安系統推廣。

  金杯銀杯,都抵不過他們綻放的笑容

  當年姥姥在于文靜心里種下的善根,經過軍旅生涯的滋養和身邊人的精心呵護,已經長成一棵參天大樹。退役14年,于文靜一路走來,嘗遍了人間酸甜苦辣,也收獲了無數榮譽。

  她先后被授予“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崗位學雷鋒標兵”、全國“最美志愿者”“全國模范退役軍人”“第四屆首都道德模范”、北京市“最美退役軍人”等榮譽稱號,先后獲得北京青年五四獎章和首都精神文明建設獎,榮立個人三等功2次。

  但無論金杯銀杯,都抵不過那些孩子們綻放的笑容。在2021年全國“最美退役軍人”發布儀式上,于文靜與主持人對話時說:“沒有這個群體,就沒有現在的我”。

  這個群體是誰?他們是一群害怕未來的孩子。為了他們,于文靜已經努力了7年。

  2013年,在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的支持下,于文靜成立了以通州區民警為主力的“運河金盾志愿服務隊”,組織和帶動更多人投身公益事業。

  翌年,于文靜帶領“運河金盾志愿服務隊”開展服務活動的時候,接觸到心智障礙者這個群體。同為母親的她,看見心智障礙兒童的媽媽心力交瘁的樣子,心痛不已。再往深了解,于文靜發現一部分心智障礙兒童的媽媽已經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流露出了“干脆帶著孩子一起走”的想法。

  怎樣才能把她們從崩潰的邊緣拉回來?于文靜輾轉反側之后有了主意。她用已有的資源,每天把孩子們集中在一起,由媽媽們輪流看管照顧,其他人則在各級組織的關懷和支持下,重返正常的社會生活。

部內12.jpg

  于文靜帶領孩子們在“閃亮的名字”2021年度最美退役軍人發布儀式表演節目。曹舒昊 攝

  讓于文靜更加欣慰的是,有一部分心智障礙者經過鍛煉學習后獲得了一定的技能,能用這些技能來服務別人。2018年9月的一天,于文靜帶領部分心智障礙者來到央視綜藝頻道《幸福賬單》的錄制現場,為觀眾帶來一個節目,精彩的表現贏得滿堂彩。

  在這次“最美退役軍人”發布儀式錄制現場,于文靜也帶上孩子們,表演了一段精彩的舞蹈。悠揚的樂曲聲中,孩子們圍在她身邊,翩翩起舞……(梓佑 楊鴻)

  

部內13.jpg

  人物簡介

  于文靜,1978年出生,1996年入伍,2007年退役,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潞源派出所政委。

  在生活中,她是一百多個自閉癥兒童的“于媽媽”,她用愛和陪伴打開孩子的心扉,點燃他們生活的希望;她幫助400多名殘疾家庭和困境家庭成員成立志愿服務隊,參與關愛老兵等志愿服務活動,讓他們在服務他人中提升技能,重拾自尊,健康成長。在工作中,她創造的“三二三”“五爭五創”工作法在北京全市推廣,特別是疫情期間創新啟動疫情防控遠端查控,帶領工作人員累計核查594萬輛車次,核錄476萬人次,牢牢守住了首都東大門。榮獲“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學雷鋒標兵”等榮譽稱號。



我哥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