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吉克·卡德爾——忠誠,寫在你護邊的帕米爾

  四代人,一輩子,一件事,

  這是一個家族對祖國的赤子之心;

  寂寞、孤獨、危險、艱辛,

  這是一家四代退役軍人在邊疆的矢志堅守。

  你像高原屏障上一塊磐石,

  像銅墻鐵壁上的一顆鉚釘,

  像連綿邊防線的一塊界碑,

  用青春汗水把國之大愛寫在巡邊護邊的每一寸國土上。

龍1.jpg

  龍吉克·卡德爾參加“閃亮的名字”2021年度最美退役軍人發布儀式。曹舒昊 攝

  “我最喜歡的歌曲是《花兒為什么這樣紅》,我最喜歡看的電影是《冰山上的來客》?!睆奈渚陆叿揽傟犇辖笓]部副主任職位上退役的龍吉克·卡德爾說。

  他的父親就是1963年拍攝的《冰山上的來客》的主人公阿米爾的原型。他就是聽著這首歌看著這部電影長大的,也是沿著父親的足跡一路走過來的。

  血脈傳承

  在帕米爾高原的塔什庫爾干縣,卡德爾家族是個大戶人家。這里曾經是古絲綢之路要隘,經常有土匪襲擾,龍吉克的爺爺阿布力克木只好帶著家人在山里東躲西藏。

  后來,這里解放了,要隘安寧了,生活也平靜了。年事已高的爺爺當起了業余守邊人,協同守邊部隊守護帕米爾高原。作為卡德爾家族第一代護邊人,他立下家訓:“所有子孫后代一定要愛國守邊,跟著共產黨走?!?/p>

  1949年9月,響應陶峙岳、趙希光將軍的起義號召,龍吉克的大伯隨部隊整編加入了解放軍,駐守在喀什和喀拉昆侖山的和田,守護著新中國西南大門的千里邊防。

  “我哪兒也不去,就守在這兒?!?966年,大伯退役,放棄了安置到城市生活的機會,轉業到本地工作,繼續守護在帕米爾高原上。

  1952年,龍吉克的父親卡德爾·阿布力克木也穿上了軍裝。他結束了中央民族學院的學習,回到邊防三團,扛著鋼槍,踏上了帕米爾高原。

  直到后來走進帕米爾高原邊防哨所,龍吉克·卡德爾才知道,還有一部叫《在帕米爾高原上》的電影,記錄他父親與戰友堅守邊防的感人事跡。

  1962年,父親主動請纓,參加了邊境戰爭。他說:“我要上前線,到前線才是戰士,才是保家衛國?!?/p>

  在一次偵察敵情時遭遇伏擊,父親被打傷了腿,但仍帶傷完成偵察任務,榮立一等功。因在邊境情報工作突出,他被譽為帕米爾高原的“活地圖”。

  1974年,在邊防哨所工作了22年的父親轉業,和他哥哥一樣,也沒有離開塔縣,一直穿著心愛的綠軍裝,繼續奔走在幾百公里邊境線上。

  1995年,退休后的父親做的第一件事,就來到他曾經戰斗過的邊防站“勒石”。他在一塊三人合抱的大石頭上,刻上一顆五角星,下面刻了一首詩:“部隊地方四十年,心甘情愿感謝黨,望我子孫跟黨走,信念永遠不變心?!?/p>

  堅守邊防

  1979年,父親毫不猶豫到人武部為初中剛畢業的龍吉克報了名。

  “參軍去!龍吉克?!?/p>

  龍吉克很高興,17歲的他沿著祖輩和父輩的足跡,走上帕米爾高原,走上邊防哨所卡拉庫里高地。

  卡拉庫里高地位于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的山腳下,高地有個湖,叫卡拉庫里湖。湖面映襯著巍峨又神秘的慕士塔格峰,白雪皚皚,山水同色,景色十分迷人。

  面對如此多嬌的江山,龍吉克站在高原上,很穩;走在千里邊防線上,很實。武警新兵連9個月的艱苦訓練、生活,龍吉克表現突出,很快入了團,當了副班長、代理班長。

  1980年,龍吉克來到柯克亞武警邊防派出所。這里是高原戈壁,冬天只有白菜、蘿卜、土豆,夏天吃腐菜、爛菜,由于缺乏維生素,戰士們的手、口都開裂了。他告訴自己:你是軍人的后代,再苦也得挺得住、守得??!

  從排長、參謀到副教導員、教導員、大隊黨委副書記,在部隊的30年里,龍吉克秉承前輩遺志,堅守在祖國千里邊防線上。

  他和轉場的牧民同吃、同住、同樂、同守、同走,這“五同”讓他成為邊防牧民的知心朋友。

  縣武警大隊所轄8個邊防派出所,管轄著880公里邊防線、46個通外山口。作為黨委副書記,他每年都要一一走遍……

  送子戍邊

  龍吉克有兩個兒子,和他一樣,兒子從小就生長在軍營里。耳濡目染,他們知道軍人很艱苦,也知道軍人很光榮。

  2003年,大兒子阿布都賈米畢業。

  龍吉克像偵察兵一樣試探著問兒子:“畢業了想干什么?”

  “當兵!”大兒子脫口而出。就像當年父親問他一樣,龍吉克拍拍兒子的肩膀,又問:“到哪兒當兵?”

  兒子抬起頭,望了望快一米九高的父親,說:“你、爺爺和爺爺的爸爸都去過卡拉其谷,我也要去!”

  “阿米爾,沖!”龍吉克幽默地說。

  大兒子去了帕米爾高原的武警提孜拉甫邊防派出所,成了卡德爾家族第四代帕米爾高原上的護邊人。

  2007年,小兒子肖貢尼也畢業了。

  “阿爸,我也要去當兵?!?/p>

  龍吉克一直在880公里邊防線上的8個邊防站調研,好長時間沒回家。這天回到家,小兒子冷不丁提出了這個想法。

  龍吉克心里很高興,還是試探性地問:“你哥哥去當兵了,你就做點別的吧?”

  “你們都能去,為啥我就不能去?”小兒子一副倔強的樣子。

  龍吉克又把小兒子送進了帕米爾高原武警塔合曼邊防派出所。

  龍吉克的兩個兒子先后走上武警邊防派出所副所長崗位。2019年,武警公安邊防部隊轉隸地方。按照政策,他們可以在大城市找到一份舒適的工作。

  兩個兒子也做出了同樣的選擇:跟著大部隊,繼續守在帕米爾。

  初心如磐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退役的龍吉克,至少有兩個地方可以選擇,一個是喀什市,一個是烏魯木齊,但他選擇了塔縣。他說:“我和這里的一草一石都有難以割舍的感情?!?/p>

  “你在,就是一個宣傳員,就是一個工作員,就是一個戰斗員?!边@是部隊領導對他的評價。

  塔縣有個村子,地處邊境前沿,是不法分子越境的重要關口,這也是龍吉克經?!拔逋钡拇迩f。在龍吉克的影響下,村民們的愛國護邊意識特別強。一次,有幾個外逃分子企圖從這個村子越境,被放牧的牧民發現,立即報告四里八鄉塔吉克族和維吾爾族村民。村民們從四面八方奔跑過來,把他們團團圍住,用繩子將他們綁起來,送到300多公里外的葉城縣公安局。

  一位70多歲的村民和孫子在放牧時,發現多名暴徒。為了穩住暴徒,他殺了自己心愛的羊給他們吃,暗地里卻派孫子騎馬跑了13公里,把情況報告給邊防派出所,最終截住暴徒。

  龍吉克不僅在維護邊防上發揮著余熱,在幫助百姓致富解困上,他的很多故事也傳為佳話。

  瓦爾西迭村有20多戶貧困戶,龍吉克把他們召集起來,聽聽他們的想法,談自己的打算。村民想搞旅游,苦于沒有經驗。龍吉克就多方籌措,積極協調,終于一花引來百花開,村里旅游業正日益興旺。

  村民克米克家住一個叫排湯溝的小地方,這里地廣人稀,交通極為不方便,他家兩個孩子上學很困難。龍吉克幫助他們把兩個孩子送到縣城就讀寄宿制學校,表示要一直資助到這兩個孩子考上大學。今年,克米克的大孩子考上大學,小女兒也是班級優秀學生。

  退役后的龍吉克,依然奮戰在千里邊防一線。像一朵紅艷的雪蓮花,怒放在帕米爾高原上。(吳永煌)

  

龍2.jpg

  人物簡介

  龍吉克·卡德爾,塔吉克族,1962年出生,1979年入伍,2008年退役,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義務護邊員。

  龍吉克家族四代人戍邊衛國、守邊護邊,七十余年賡續傳承。2008年,龍吉克·卡德爾始終牢記“子孫后代要用生命來守護祖國邊境線”的家訓,在自主擇業時主動放棄留在大城市,選擇在帕米爾高原的千里邊防線上當一名義務護邊員,沿著爺爺、大伯、父親的守邊足跡,擔負起護佑一方百姓的責任。探索建立“隨隊實踐教學和定期集中教學”培訓模式,培養了素質過硬的護邊隊伍,多次幫助邊防官兵處置不法分子越境,維護邊防穩定。2019年榮獲“全國模范退役軍人”稱號。



我哥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