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刺頭”變“家長”

  早7點,63歲的退役軍人盧權長騎摩托車出門,騎行十多分鐘后轉乘公交,到30公里外的汝湖鎮退役軍人服務站“上班”,晚上八九點才回家。和他一樣的,還有退役軍人陳永同和邱光明。他們仨,被退役軍人親切地稱為“家長”。

  面對筆者,三位老兵說,我們以前是“刺頭”,很不應該,如今借助服務站這個平臺為全鎮退役軍人和優撫對象發揮一點點作用,很自豪,也很感謝。

  “刺頭”蛻變成“家長”的背后,源于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汝湖鎮退役軍人服務站創新探索服務保障模式的“大家談”。

  話題大家選,談來凝聚力

  2019年5月,汝湖鎮退役軍人服務站掛牌成立,站長戴曉可冥思苦想,終于和全站工作人員達成共識,退役軍人的思想工作既要“心中有情”,又要“眼中有事”,以“大家談”活動為紐帶,在解決實際問題的基礎上解決思想問題,在解決問題中增強思想工作實效。

  在首期“回憶當兵最難忘的事”主題中,退役軍人李秀發向眾人敞開心扉,“村里沒人知道自己當過兵,也沒人在意你當兵時吃了多少苦”。第三期“愛心人士關愛困難軍人——真情暖人間”主題活動中,89歲的抗美援朝老兵房連斌談道,“雖然年事已高,但愿盡微薄之力幫助有需要的復退軍人”。

  已連續開展36期的“大家談”活動,形式多樣、談話地點不限。不同話題把轄區退役軍人分層次、分類別、分批次定期聚在一起,大家暢所欲言。主題期期變,但宗旨沒變?!凹润w現組織的正面引導,又能傾聽到來自一線的呼聲,既作為學習政策法規的陣地,又能成為幫扶解決困難矛盾的平臺?!贝鲿钥烧f。

  是非大家辨,談回榮譽感

  仍西村退役老兵紀均松是一名老上訪戶。他帶病回鄉安置在汝湖鎮,卻以自己是傷殘退役軍人為由多次到政府各級部門提訴求、找說法,要求政府提高其待遇。政府無法滿足其不合理要求,矛盾遲遲得不到解決。

  直到服務站在以“是非大家辨、辦法大家想”為題開展“大家談”活動中,在各位老兵的開導下,尤其是在一些比他年齡還大、兵齡更長、曾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兵批評下,紀均松逐漸轉變思想。后來,為支持服務站建設,他還特地將他的60式老軍裝掏出來,捐給服務站進行展覽。

  如今,無論刮風下雨,紀均松堅持每天來服務站“坐班”。不僅如此,但凡遇到其他老兵提出不合理訴求,他都“沖鋒在前”,與服務站工作人員一起主動上門做工作。

  事情大家做,談走大難題

  “沒有他們協調,我兒子拿不回村里分紅?!爆F役軍人曾淇洋父母口中的“他們”,就是服務站工作人員。之前,曾淇洋父母在“大家談”上請求幫助,表示兒子入伍前還能享受村里的分紅,當兵后這個待遇卻沒了。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后,服務站多次上門與村干部及村民溝通協商,2020年9月,曾淇洋父母終于領回了屬于兒子的分紅。

  受疫情影響,退役軍人張光華家中的農產品滯銷。在“大家談”活動上,服務站號召退役軍人聯合惠州市橄欖樹志愿服務隊發起愛心助農活動,組織60多名志愿者到他家幫忙采收甘蔗等農作物,并幫助銷售,有效解決了張光華的難題。

  “大家談”活動開展以來,共幫助30余名現(退)役軍人,解決20宗難題,并帶動越來越多的退役軍人以身作則、示范表率,積極參與汝湖鎮的建設發展。


 ?。ㄎ模~婷婷 常子?。?/p>



我哥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