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寨支教,開辦起“山里娃古箏班”——從“俞老師”到“俞媽媽”

  “只要生命還沒有結束,

  我就想為社會做點事情”

  我是國家恢復高考制度后,第一批參加高考的學生,很榮幸成為江蘇省當時唯一的古箏專業本科生。因為家里大部分長輩是軍人,我從小特別向往部隊生活。畢業后,我如愿成為原南京軍區前線歌舞團的一員。自此,在部隊一干就是30多年。

  小時候,有一部電影叫《鄉村女教師》,對我影響很大,雖然認識朦朦朧朧,但心底很崇尚這種偉大的職業精神。后來,我看過很多小說,比如《卓婭和蘇拉的故事》《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些作品奠定了我人生選擇的方向。

  2010年,體檢時查出肺癌,這對我的打擊非常大。我從未想過,噩運有一天會降臨到自己身上。我做了手術,左下肺全部被切除。躺在病床上,我時刻都在思考人生的意義。一個與死神擦肩而過的人,希望“生命之火不熄”是發自心底的。

  2014年6月,因為身體需要休養,戰友建議我到安徽金寨轉轉,那里地處大別山地區,空氣清新。一次偶然的機會,我來到了金寨縣梅山鎮的小南京學校。在這里,我彈奏了古箏,很多留守兒童第一次見到古箏,都顯得很好奇,露出渴望的眼神。有老師問我:“您以后可不可以來教孩子們彈琴???”我當時脫口而出:“可以??!”之后反應過來,雖然腫瘤已切除,但癌魔是埋在我體內的“炸彈”,稍有不慎隨時可能“引爆”。也許哪一天,我會突然離開這個世界,又該怎樣兌現我的承諾?

  “雖不能控制生命的長度,

  但我可以掌控生命的寬度和深度”

  我說出去金寨支教的想法時,醫生不支持,家人強烈反對。但只有死過一次的人,才能體會到活著的意義,我把這看成是上天給我的又一次考驗。革命軍人斗得過“死神”,還怕什么艱苦。

  對我而言,支教之路注定是坎坷的。虛弱的我拖著100多斤行李來到南京南站,才走了100多米,就已經出了一身虛汗。我掙扎著把行李搬到終點,身體隱隱的疼痛,讓眼淚忍不住往下掉。

  小南京村的大部分人,只在電視上見過古箏。一架古箏近千元,很多家長無力承擔。我拿出20萬元積蓄,購置了40架古箏、添置了配套設備,在小南京學校建起了“山里娃古箏班”。孩子們很好奇,我講授彈琴手法時,總有孩子忍不住伸手去撥琴弦。

  大別山的天氣變化無常,山村小學的條件也有限,最初來學校,我經常感冒、咳嗽,醫生說這隨時會要我的命。但我覺得,雖然人不能控制生命的長度,但生命的寬度和深度可以由自己掌控。我想讓我的生命更有意義,讓愛心在孩子們身上得以延續。

  有一次,在從金寨回南京的路上,我搭乘別人的汽車,雨天路滑,大霧彌漫,因在高速公路上被一輛大型運輸車剮蹭,車子轉了好幾個圈,掛在了馬路邊。我從車里拼命往外爬,心里默默祈禱,“孩子們,保佑你們俞老師吧,讓我能夠有命回來,還能繼續教你們學琴!”

  平時,孩子們要以學習文化課為主,我就利用寒暑假多教孩子練習,每天要上近8個小時的課,扯著嗓子喊一天,常常累得咳出血。我希望帶給孩子們的,不光是琴聲,還有愛與堅持,在孩子們幼小的心靈注入愛和正能量,幫助他們更善良地看待這個世界。

  付志宏、付志遠是一對雙胞胎兄弟,是學校出了名的“調皮鬼”,學校差點要把他倆“趕出”古箏班。我了解情況后,決定重新樹立他們的自信。課堂上,只要倆孩子取得一點進步,我都在全班表揚,出了錯則跟兄弟倆“咬耳朵”糾正。改變隨之而來,每次放學,兄弟倆都要抱一抱我。知道我腰椎不好,上課時他們輪流端著板凳“小尾巴”一樣跟著,讓我能隨時坐下來。雙胞胎畢業后去了外地讀書,只要回到村子,都要來學??次摇?/p>

  “愛總是能創造奇跡,

  孩子們的成長與進步就是我生命的延續”

  音符在指尖流動,情感在心間扎根。我幫孩子們梳頭、理發、系鞋帶,和孩子們用手電筒對著空中畫圈,一起在夏夜捉螢火蟲,一起玩“老鷹捉小雞”的游戲。每一次從南京回金寨,行李箱里總要裝上孩子們喜歡的零食、玩具……

  不知從哪天起,孩子們對我的稱呼從“俞老師”變成了“俞媽媽”。古箏教室的黑板平日用得不多,上面很大一部分成了孩子們的“表白墻”:

  “俞媽媽:大愛無疆,您是改變山娃娃命運的人?!?/p>

  “俞媽媽:指尖流淌師恩,琴韻伴我成長?!?/p>

  ……

  下課后,我經常一個人在教室里,看著黑板上面的“表白”流淚。

  這幾年,“山里娃古箏班”先后有30多名學生獲得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的十級證書。為了讓孩子們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帶著孩子們參加表演。南京藝術學院、海軍指揮學院都曾留下山娃娃們的琴聲和笑聲。2015年11月,孩子們參加金寨縣第六屆校園文化藝術節演出,獲得了唯一的特等獎;2017年6月,在六安市第二屆“小小傳承人”少兒文藝展演中,獲得一等獎,古箏班的孩子甚至還登上過網絡春晚的舞臺。2018年7月,“山里娃古箏班”舉行了第一屆畢業典禮。7位山娃娃精彩的彈奏及感人肺腑的發言,感動了現場的每一位家長和孩子。

  看到這一群小雛鷹即將振翅高飛,莫大的喜悅從心底油然而生,也沖淡了病痛帶給我的傷害,給我力量擊退了癌魔……這么多年下來,癌癥并沒有惡化,我的身體狀態也越來越穩定,這就是“愛的神奇力量”吧!


 ?。谑觯釙远≌恚螑圮姡?/p>



我哥的女人